您的位置:外汇返佣开户 > 

今年GDP增速目标公布——6%-6.5%!_外汇交易及资金管理

2021/1/14 15:46:36【】1:人次阅读

备受关注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周二开幕。在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的经济运行基调下,政府工作报告淡化了GDP增长目标,从去年的6.5%左右调整至2019年的目标增长6-6.5%,基本符合市场预期。

业内人士指出,相比2018年提出当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.5%左右,2019年明确给出6%-6.5%的区间概念,虽然适度降低了经济增长预期,但这为中国经济提质增效预留了相对广泛的空间。

与此同时,政府工作报告还给出了减税“怎么减”的答案,全年要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;赤字率提升至2.8%,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也较去年大幅提高,表明积极财政政策力度在加大,力图确保稳定的经济增长,以为推进其它领域改革创造条件。

货币政策方面,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,降低实际利率水平;改革完善货币信贷投放机制,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、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。

以下为分析师要点摘录

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:

今年在GDP增长目标设置方面变得更具弹性,这降低了宏观经济政策过度放松的可能性,也意味着房地产调控思路不会发生重大变化;通胀目标设置得非常宽松,就业目标完成的难度也不会太大;2.15万亿地方专项债的额度意味着事实上的财政赤字占GDP比率要比官方目标高出两个百分点以上,这对于2019年的基础设施投资而言非常重要;企业减税降费力度空前,较好地体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“降成本”的理念。

对于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出的经济目标的实现很有信心,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在6.3%左右,季度经济增速将呈现出前低后高的U型特征。

华创证券固定收益团队:

“稳健”总基调维持不变,货币政策宽松方向不变。在经济下行压力尚未完全兑现情况下,稳健的货币政策实施中或仍会加大逆周期调节,宽松态势仍将维持。

M2或社融增速企稳迹象已现,或再难大幅回升。“总闸门”表述再现,防止单边过度宽松预期的“流动性幻觉”。“总闸门”表述下,基本可以判断基准存贷款利率大概率不会调整,未来宽松政策仍以“结构性”为主。对于资金利率而言,短期波动可能加大,但中枢下行方向不变。

强调缓解“融资难融资贵”,确认继续“降低实际利率水平”,后期关注政策利率调整窗口。前期宽信用政策之下,新增信贷增速企稳迹象已经显露,实体经济融资可得性问题一定程度缓解。后期仍将继续发力降低融资成本,即实际利率水平。而在目前从政策利率到货币市场利率,再到债券市场利率、实际贷款利率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下,下调政策利率是引导实际利率下行的重要工具,后期关注降准操作、TMLF结构性降成本工具,以及政策利率即OMO、MLF操作利率下调工具的使用。

华泰证券宏观李超团队:

经济增长目标下移至6.0%-6.5%,通胀控制在3%以下,应可以完成。预计2019年经济增速可能继续平缓回落至6.2%,完成增长目标难度不大。上半年政策将着力改善小微企业经营环境、并应对可能的失业率上行问题。

调查失业率控制5.5左右是重要政策底线,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将就业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,这是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。未来需高度关注失业率数据可能对政策的扰动,预计国家将多管齐下稳定和扩大就业,就业政策将继续加码。

减税降费为重点,提高财政杠杆的质,而不是过往仅注重“量”。赤字率和赤字规模适度提高,并没有提高到3%,主要是目前的财政政策以减税降费为重点,提高财政杠杆的质,而不是过往仅注重量。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,较大幅度超去年的1.3万亿,体量相当于2013-2017年营改增累计减税规模(2.1万亿)。

在当前稳增长背景下,实际执行中社融增速和M2高于名义经济增速的概率较大。预计2019年名义经济增速在7.5%左右,实际执行中,M2增速依然有较大的反弹空间。利率市场化改革可能会加快推进,贷款基础利率(LPR)大概率和政策利率挂钩发挥更大作用,同时,认为大概率会选择二季度全面下调政策利率。

国信证券宏观与固收研究董德志团队:

从2019年度各项经济工作目标来看,GDP增速、货币量增速等基本符合预期,较为吸引人关注的是降税减费方面的力度超过市场预期,其中增值税下调幅度略高于预期,此外财政方面出现了恢复性发力,主要体现为地方专项债规模比去年有了显著放大。

“决不能让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”的表述,表达出了政府对于2019年稳增长工作的重视,经济下行虽然呈现,但是托底预期非常强烈。

总体来看,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各项工作作出了周密布置,在经济下行压力显现的时期,这份工作报告增强了底线思维意识,经济托底预期得以强化。

海通证券宏观团队姜超、于博:

稳定增长就业优先,减税改革释放活力。保增长合理区间,稳就业位置突出,报告强调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就业总量压力不减,结构性矛盾凸显,2019年首次将就业优先置于宏观政策层面。

今年十大政府工作目标中,虽然未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但第二大目标“激发市场主体活力”强调要推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对应“降成本”。而第三、第四大目标“培育壮大新动能”、“持续释放内需潜力”,前者强调传统产业改造提升、新兴产业加快发展、提升科技支撑能力,后者强调推动消费稳定增长、合理扩大有效投资,均对应“补短板”,落脚点则分别是技术独立、市场独立,既是“战略机遇期”的体现,也是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必然选择。

长江证券宏观赵伟团队:

目标稳中求进,经济难现反转。政府工作报告淡化总量目标,经济更重质量。GDP增速目标由去年的“6.5%左右”,调整至“6%-6.5%”,区间化目标显示,对经济增速的容忍度在继续提升。同时,进一步强调“坚持新发展理念,推动高质量发展”。

赤字率小幅提升,专项债规模明显扩大。尽管赤字率上调幅度并不大,但通过积极盘活存量资金、打开预算外财政空间等形式,广义财政仍有比较充分的发力空间。全年减税规模由去年的1.3万亿元大幅提升至近2万亿元。

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。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,并未设定具体目标,而是“要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”。就业仍是“底线思维”。其中,高校毕业生、退役军人、农民工等,是重点保障群体,就业“底线”意义进一步凸显。

从2019年两会整体目标来看,政策依然是“稳中求进”的态度,更加强调的是“战略定力”、“把握好度”。事实上,无论是从杠杆率过高导致的资金利用效率过低,还是从政策意愿依然是“稳中求进”的态度,2019年或许都将很难看到经济出现“V型”反转。

中金固定收益团队:

GDP目标适度下调至6.0-6.5%,符合预期。如果名义GDP在7-8%水平,意味着M2可能在8-9%区间较为合理,总体货币增速保持平稳。

财政收入增速目标5%,支出增速目标6.5%,增速目标放缓,赤字率略提高到2.8%,提高幅度有限,只能跟2018一样,看是否有盘活存量空间,但今年卖地收入下降,财政空间仍有限。

专项地方债增加8,000亿到2.15万亿,增量低于预期,对支撑地方财政作用有限。去年剩余3,000多亿置换地方债,今年允许继续发完,但地方债总体供给压力不大。

通过降准和利率等量价手段放松货币政策。随着经济和通胀下行,预计今年货币政策仍有放松空间,降准更可预期,降息也不能排除。

铁路投资8,000亿,未明显提高。今年虽然基建托底,但预计也不会有很大幅度反弹,毕竟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仍需要化解。